黑猫探语

白猫失语

大概会是个水仙堆放处( '-' )ノ

【径领】即将淹没的花床

成濑领死了。他的葬礼举备在一场空地,陆陆续续来一些穿黑色衣服的人,陆陆续续又走了。榎本径估计是最晚到达的一个人,他从剩下飘出来有些缥缈的抽搭啜泣中闻到到了一股稀释了的铁锈味。冷冰冰的阳光打到他脸上,他有些不舒服。他打算走了,虽然跑到这里了花了他不少的功夫。可他就是握拳驻足在稀稀拉拉的人群外几分钟就打算走了。那座大理石比阳光还冷,不可抑止地发散出清异无比的百合香,又向他扑面而来。铁锈混合着百合味,着实让他头晕。他不应该来这里的,他想,他和成濑领之间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关系。

“一目了然的话,世间便在黑白之间了。所以我会尽力去追逐真相的”
笑着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的律师总带着一种虚伪的美丽,像玻璃假面,又隔着东京纱雾。他理解到这背后的残忍是在他见过他几面过后。他觉得成濑领有种自悯的可笑姿态,同时想着世人还是过于愚味,他太过脆弱,而且将这种脆弱硬生生血淋淋剖开摊在在皮肉的表层,而世人却无一人所觉。

一起案件,他被芹泽的小律师咋乎乎地推到了前面,他向来不会拒绝这个可爱又有点迷糊的小律师。况且她也知道他只对密室感兴趣。他在那间密室第一次看见了成濑领,彼时他正在蹲身安慰一个抱头坐在沙发上满验痛苦扭曲的中年男人。他第一次觉得一个人蹲下来的动作也可以这么优雅。他背挺直出一条优美的的弧线,西装裤弯腿处压出褶皱。成濑领说话很轻柔,让他有点晃神。成濑领察觉到了有人到来,便转头过来,视线第一个与他对及上,他于是微笑向榎本径微微点头。
榎本径下意识也跟着点了点头。

回去的途中,小律师突然开口道感觉今天的榎本桑跟平时解密室有点不同啊...芹泽接口道哪有什么不同,不一直一副神神鬼鬼的死鱼脸模样吗。小律师马上跟他争执了起来,榎本径戴上了他的那副ipod,抿紧了唇。

榎本径回去后就查了那个男人的资料,他一向是很跟从本心的人,他对人感兴趣,于是他就查了。只是感兴趣而已。成濑领别号是为天使律师,是媒体赋与的。天使,成濑领么...

后来他们有见了很多次面,其中各种机缘巧合自不必细说 。成濑领说很喜欢他解密室的思路,说他的头脑不应该只局限于密室。他说他只对解密室感兴趣,准确来说,是对自己用一把隐形的钥匙解开一间密室的锁感兴趣。
成濑领好像也对他感兴趣,虽然他对所有人几乎都持有同样的态度,但他总是能第一个发现榎本径的到来,然后像第一次见面时对他微笑点头。

榎本径与这位天使律师姑且算打熟后 总是会时不时去他的事务所。小律师很诧异于榎本径竟然会如此上心一个人,问他原因,他这时反倒不知所措起来,波澜不惊的脸显出一丝裂痕,‘只是探讨案件而已’他压低声音。

榎本径并不是无事可做的人,他活的并不清白,虽然表面上只是一介东京安保公司的小员工。他只是在他人生中第一次发现了除了对锁以外第一个他想要去探索的人,他想如若解开成濑领这个满身是密的人,成就感应该为解开一个昭和时代的古早锁的几倍。

成濑领并不介意他的到来,他说榎本桑能带给他安心感,与其说安心感,不如说榎本径这个人的存在感就趋近于零,待在他身边除了他偶尔揭腾锁的的细碎声响,和成濑领偶尔问起他案件的思路,他回答几句,不然一不留神就会失去他和你同处一个空间的感知。

以榎本径和成濑领的个性来说,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已经代表他们之间的关系异于常人了。

榎本桑,你是不是在追成濑律师啊。有一天,小律师苦着脸问。
他并没有立马回答,楞了一下,“追么…”他嚼味这个字。

他放下手中的锁,突兀地说道,“成濑桑,我参于过数百起过得密室杀人案,也亲身闻到这之间过各种情怨世佑的血腥味,你身上的味道,和此上无什么差异。”
成濑领噗嗤一笑出来。笑得是异于成濑领的灿烂。眼尾弯的程度也大于往常。
他敛住笑意,双手合在一起,抬眼看榎本径:“榎本桑竟然会说我身上的味道和密室杀人的味道一样,让我有点伤心呢。”
说这句话的成濑领,显出一种挠人的媚态来。

他第一次抱成濑领是在一次撞见他失态过后。只是普通的拥抱而已。可往后的日子想起那个拥抱,都会让榎本径胸口生出室息的凉意,当时的拥抱是暖是冷,还有那独属于成濑领的气息,在一次次窒息感后记忆和感触也渐渐消殆待尽。
那时他如往常一样敲响成濑领工作室的门,敲了几次,都没人回应,他侧耳听了下门后,感受到了一片死寂。榎本径一敛神,直接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成濑领在里面。他是然是刚打完电话,握着电话简的纤长的手指的透明指尖有些微微颤抖。眼眶也有些发红。
他没有要在榎本径眼前隐藏失态的意思。他站起来,榎本径望向他,他的眼里没有了平日设置的笑意了。于是榎本径抱了他,成濑领身子有点虚弱的意味,并没有着急推开他。榎本径只是个木讷的锁匠,成濑领伤心了,他并不讨厌成濑领,于是他抱住了他。他轻抚着着成濑领的后背,感受着他身后背负着的那看不见的重担。成濑领开口了。声音很小:“放开我。”
榎本径放开了他,他转过了身,不再直面成濑领,也很小声地说:“我可以带你走。”

那一抱后,榎本径再次见到成濑领便是在他的葬礼。不过面对他的是他的墓碑。
他快步走回去,他想快点回到他的密室,那个充满古锁的温暖的地方。东京的街头不知何时布满了雨气,潮湿阴冷的薄雾轻轻笼罩,昏黄的灯光刺透下来。洒落下的近似于人影的东西影影绰绰的印在青沥路上,让人有种踏入异世界的错觉。

铁锈味逐渐淹没了百合香,有种义不容辞的奔赴感。榎本径终于忍不住,在拐角的一个垃圾桶里,吐了。